TXT小說下載網 > 陰陽石 > 特別篇獸神傳5——矛盾(三)

特別篇獸神傳5——矛盾(三)

    回到家鄉后,楊晨一度消沉,雖然見過了焦互生,但不再有出城的念頭了,她和城里安居樂業的百姓們想得是一樣的事情,永遠封閉著的山城,不會受到外來人的打擾,不必大富大貴,只要能安逸地過完一生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她打心里對上等世界產生了恐懼感,以前在修行之時,她心中尚還有一探世界,或者登為人上人的銳氣,但經歷了這些日子,她覺得“貴”與“賤”之間,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,以后哪怕碰到上等人族的某個凡人,楊晨也會心生忌憚,不敢過分與其接觸了。

    楊晨的爹娘對她的變化十分滿意,她們順理成章的給楊晨安排了一門親事,雖然她只有十歲,但二老顯得過分焦急,對夫家的要求竟然也很是隨意,這在外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,畢竟楊晨的姿色擺在那里,即使嫁給城主,都不會讓人覺得意外。

    楊晨在一年后得到了第二個大機遇,卻是來自于一場意外。那日于佳喚她出門,說是帶她去旁邊小城見一見鹿家的小公子,兩個丫頭并不是對他傾心,畢竟年歲還小,只是那宋家的小公子有點特別,不僅容顏陰柔,脾性也像個女孩子一般,平日里也從不跟男孩玩,只混在姑娘堆里。

    楊晨在回到家鄉后第一次出城,他們先通過空間門走到了四獸域的街道上,她比于佳更熟悉那里的路線,她們走走停停來到小城的空間門,其實外形就是一間茅草屋,推開屋門后,一直朝著里面黑暗處走,就直接到了小城的大門口。可巧不巧,二人出現,就被一輛飛奔的轎子撞了個正著。

    她們剛好出現在轎子的前面,抬轎子的人看不到二人的身影,繼續往前走,就捎帶著將兩個姑娘卷進了轎子中。轎子里是沒有人的,只在座位上放著一個黑木盒子。轎子里多了兩個十一歲的丫頭,抬轎子的人竟然沒有察覺出來,原來轎子的重量并沒有發生變化,也并沒有傳出什么聲音來。

    于佳的膽子很小,楊晨示意她別出聲,然后下心翼翼地把手伸向黑木盒子。于佳趕緊抓她的手,壓地聲音道:“咱們跑吧,別碰東西了。”楊晨的膽子還是很大的,她回道:“我就看看這是什么。”另一邊則將被抓著的手摸向了黑木盒子。

    剛觸摸到的一瞬間,兩人的屁股突然就坐到了地上,石鋪的地面很涼,她們互相攙扶著站了起來,望望四周,發現這是處陌生的山坳,也不知是哪座城里的。不遠處倒是有幾座平房,都是住著人的,小于佳當時便嚇哭了,楊晨努力安撫她的情緒,低頭看向黑木盒子,她知道一定是這東西搞的鬼,她彎下腰,想將它撿起來一探究竟,突然想到這東西會不會又把她傳走,又特地拉住了于佳的手臂,結果楊晨剛摸到黑木盒子,兩個人立即又到了另一處地方。

    這下子她們二人更加迷

    茫了,因為她們站到了一座極高的建筑上,楊晨曾經俯視過四獸域的樣子,如果真的有這么高的建筑,她是一定能輕易見到的,但她不記得有這么個東西。楊晨抓著嗷嗷大哭的于佳,又碰上了黑木盒子,二人瞬間來到了一處冰天雪地。楊晨驚道:“不好,咱們到了啟瓦爾加族的地盤了。”于佳渾身一顫,抓著楊晨的手就往盒子上放。

    正值此時,黑木盒子突然因受凍而驟縮,令中間出現了微小的一道縫隙。于佳將手摸上黑木盒子后,兩個丫頭并沒有轉移,楊晨也動手碰了,還是沒有效果。接下來便是在冷風徹骨的雪地里,絕望地等待死亡的過程了。

    反正要死,楊晨將那黑木盒子用力掰開,盒中松軟處躺著一塊木片,像是剛從樹皮上剝下來的一般,楊晨從木片上感知到了一股沉重的神秘之力,自然知曉它不是凡物,抓緊于佳的手,楊晨小心翼翼地將那木片拿了起來。忽的,兩個人來到了一處黑暗中,未想到離開雪地后,才是身體最冷的時刻,但木片中源源不斷流入楊晨體內的能量,倒是讓她們二人成功的抵御了寒凍。

    “我們活下來了,楊晨!”于佳雖處在黑暗中,卻高興地依偎著楊晨說道。

    楊晨卻煞白著臉,她苦笑著低聲回道:“怕是沒有好到哪去。”黑暗中沒有一絲聲響,修行者在此也不會感知到多大的能量,但楊晨卻知道自己的背后,正有一直龐然大物,它正是日日夜夜向她發出譏諷只之音的大王斑角鹿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楊晨使勁捏了下木片,誰料于佳突然消失,而手中的木片也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搞的鬼!”楊晨壯著膽子喊道,但這片黑暗似乎十分遼闊,她的聲音沒有傳出多遠便輕輕地消失了,一時的勇氣都是假的,楊晨開始害怕。幾十息時間后,她反而開始期盼那怪物的主動出擊了,因為等待死亡,比死亡還要折磨人的精神。

    大王斑角鹿自始至終沒有露過面,但它似乎在刻意地戲耍著楊晨。楊晨期間哭了不知多少次,絕望、希望、忐忑、害怕又絕望,一遍遍的輪回,直到幾息時間后,于佳的聲音從前方傳來。楊晨也不管前面有多黑(其實她看不見任何東西,相當于瞎了),拼了命的往前跑,許久后終于看到了點星光,她跑出了至少兩里的距離,終于跳進了那白光之中。

    落地后,發覺自己站在具的骷髏邊上,于佳也在一旁嗷嚎大哭。半炷香后,兩個姑娘才勉強從恐懼中緩和過來。楊晨這才見到那具骷髏上,飄著幾團灰色的能量體,像是靈體。她恍恍惚惚伸手去觸碰,未想到那些靈體自然地被汲取進了楊晨的體內。

    楊晨以為自己碰到了不干凈的東西,等了一會兒,不僅沒有感覺到一絲不適,反而覺得自己實力強大了不少。原來那些靈體是那具骷髏的特

    殊的術,這位修行者死了有些時日了,但其特殊術的能量未散,還保留著其術的形式,只要其他任何一個不具備具有特殊術的修行者撿到,就能夠白白得到那術了。

    楊晨的腦海里多出了幾個術的內容,她白撿到了幾只魂體動物,老虎、螳螂、老鼠等等,自此她也成了有特殊術的修行者了。

    所謂禍兮福所倚,楊晨也是因禍得福,大王斑角鹿破天荒地網開了一面,沒有取她性命,還將其傳送到了于佳身旁,而她們二人得到的木片,正是魔族從卡斯馬族人那里偷來的,剛收集到的大王斑角鹿脫落下來的鹿角碎片,在短暫的時間里,它還保留著空間的特殊能力。

    十幾息時間后,兩個丫頭聽到了一陣陣大動靜,她們翻過山丘,看到了無數骷髏殘骸,而其中有一隊人馬,風塵仆仆地從中經過,竟是人族。

    二人喜出望外像看見救星一般,跑了過去。這一隊人見到兩個女孩并沒有表現出什么反應,這本來就是個打了千年的人族戰場,出現什么事都不奇怪。他們的態度十分冷漠,沒有人多看二人一眼。

    楊晨拉著于佳的手,無助地站在行進的隊伍的旁邊。久了,她就開始嘗試插進隊伍,但每一次,都會被無情地推出去,二人很焦急,又嘗試插隊,結果這一次,那個被撞到的蒙著臉的人,在不耐煩地撇過頭來時,忽然愣了一下,他竟然伸手將楊晨抓了過去,楊晨死抓著于佳,也將她帶了進去。三個人擠在一起,走得十分艱辛。

    那男人的眼睛一直盯著楊晨看,倒不是平常男人那般猥瑣,而是帶著疑慮的,不一會兒,他便開口低沉問道:“你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楊晨并不認識這人,但匆匆忙忙回道:“走錯路了。”害怕男人發現自己認錯人,再將她們推出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男子顯然對這個回答不滿意,但并沒有將楊晨推出去,“你....”他想說些什么,或許一直組織不出話來,“算了,回去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一陣風煙順著這支隊伍的邊緣刮起,整隊人被傳送到了另一處地方,隊形瞬間亂了,而從各地聚集而來的人也都再次各奔東西。楊晨和于佳默默地跟在那男人身邊,男人對楊晨的態度很怪異,他應該是認識楊晨的,但好似又在懷疑楊晨的身份。

    男人把她們帶回了四獸域的道路上,過了許久后,楊晨發現了自己熟悉的路線,頓時松了口氣,就要抓著于佳離開,但男子懷疑的目光一直讓其不敢行動。一段時間后,三人站到了一面黃燦燦的大門前,楊晨見到那扇門的一刻,涌現出了曾經夢中的記憶,這不正是她找了多年的那扇大門嗎?她原本以為那真的是一場夢,沒想到這扇門在四獸域真的存在著,那就代表著,那不是夢,她一定見過這扇門,在其幼小的時候。

江西时时倒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