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第七個受害者 > 第三十章:算賬

第三十章:算賬

    沒辦法,要想聯系到金梨子的話必須得去丁曉住的小區了。

    現在外頭的風聲還很緊,如果他貿然行動的話一定會打草驚蛇。只能等時間了,賀勇躺在冷得發硬的棉被上,目光空洞望著大橋梁。

    而與此同時茂縣——

    丁曉已經醒來兩天了,她沒什么大礙,就是燒得嚴重,得住院一個星期。

    蘇醒過來的她知道丁鐺就在她隔壁,但是她不敢去看丁鐺。丁鐺的性格她太了解了,這種時候讓丁鐺見太多人無疑是給她沉重的壓力。所以她拜托寧白好好照顧丁鐺,一定要帶丁鐺走出陰影。

    寧白答應,可是心里卻很沒底。

    他很憎恨兇手,平時除了在醫院照顧丁鐺外,其他的時間就是去茂縣的警局,想要見見兇手。

    終于,在他第二十次前往警局要求見兇手時,警嚓答應了。只是他在寧白進去前道:“小兄弟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。但他不是主謀,只是……”警嚓沒有往下說,只是抬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拍拍:“別沖動。小平,你帶他進去。”

    叫小平的警員帶著寧白走進了接見室,兇手也被兩個警員押到了接見室。

    在看到兇手那刻,要不是小平按住寧白,寧白就要沖上前去揍他了。

    卓立臉上沒有什么表情,在看到寧白如此憤怒時,他竟然有些小得意。

    “感覺怎么樣?”竟然是卓立先開口說話,語氣中還藏著挑釁的意味。

    寧白雙手緊握成圈用力敲在桌上。他咬牙切齒憤恨道:“你同伴在哪?”他從來沒想過,在憤怒到極點時,他也會問出曾經吐槽電視劇里的情節話語。

    卓立會告訴他嗎?當然不會。卓立也知道自己被抓,以前干過的事情都會被翻出來。他認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會放過你的!”

    “哦?我現在已經被抓了,你想怎么個不放過我法啊?殺了我嗎?那你也會蹲監獄,多不值得啊……”卓立故意拉長尾音。“你見我就是想問我同伴在哪嗎?警嚓都問不出來的問題,你竟然會問出口,也挺逗。對了……那天晚上你是把我的妞帶走的吧?怎么,是你女朋友?”

    看著寧白臉色越來越沉,卓立意識到自己猜對了。“味道很不錯哦,我先幫你嘗了。”說完他還舔了舔唇角,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。“還有件事忘記告訴你了,他對我說的。本來你女朋友能逃掉的,可惜被她好心幫助的人給出賣,嘖嘖……你說這人啊……”卓立話還沒說完,寧白再一次忍不住沖上前去把銬住手銬的他推在地上,坐在他身上給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小平和其他兩個警員在接見室里,見此一幕故意放慢動作去拉開寧白。

    剛才卓立說的話他們也聽見了,也很想揍這樣的兇手一頓。但是他們是警嚓,不能這樣做。

    揍了卓立幾拳后被拉開,寧白憤憤的瞪著他。“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,一定!”

    卓立也被兩個警員拉起,他抬手抹了把唇角,一臉不悅的朝地上吐了口吐沫:“那我就等著。”

    卓立被拖走,寧白也該離開警局。

    他走出警局后心里的憤怒還沒有消下去,便找了棵大樹對著樹用力揮拳,直至自己的手指關節破皮流血才停手。

    慢慢冷靜下樓,寧白回想起卓立說的那些話。

    本來丁鐺可以逃出來的,卻被她好心幫助的人給出賣。那……是夏蘿青嗎?

    跟丁鐺一起失蹤的只有夏蘿青和江明。江明死在了屠宰場,而夏蘿青卻被警嚓救回來。當時警嚓說過丁鐺曾上過山,估計是想逃跑跑到了這。可不幸的是沒逃掉,又被抓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定是夏蘿青!寧白眼神一斂,有一瞬的念頭要回樊城找夏蘿青算賬。

    可是這是轉念一想。丁鐺現在很需要人陪伴,他打算先把丁鐺安撫好了再去找夏蘿青。一定要去找她!

    那些欺負過丁鐺的人,一個都別想逃。

    2009年1月24日,農歷2008年12月23日。

    茂縣這邊今天過小年,下了特別大的雨。丁曉已經出院了,她要回樊城處理下工作上的事情。畢竟丁鐺找到了,公司那邊也要交接好工作,不然明年就沒飯碗了。

    丁曉想讓寧白帶丁鐺先回囊縣的家。但是丁鐺說什么都不愿回去,無奈丁曉只能先帶著她回樊城。

    丁鐺不愿回家的原因丁曉知道。可是快過年了,苗英跟丁偉雖然知道丁鐺已經找到,但心里還是十分的焦急,焦急的想要見到丁鐺。

    路遠皓和寧白各開一輛車,先回到了樊城。

    剛到樊城,路遠皓就接到了唐云庭的電話,丁曉也在同一時間接到了張翼的電話。她讓寧白先帶丁鐺回家,她去一趟警局。

    路遠皓跟丁曉畢竟是見過兇手臉的人,兩人在警局待了好一會,到晚上八點才出來。

    出了警局的丁曉想要去公司一趟,路遠皓便要開車送她。

    “不用啦,你不也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嗎?最近都在幫我,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謝你了。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吧,你的秘書不還在等著你?”說完丁曉瞟了眼站在警局對面的喵喵。

    路遠皓很不放心。“兇手還沒有抓到,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。”

    丁曉會意的揚了下眉,“你害怕他在樊城?”

    “這個不是沒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沒事的。”丁曉執意要自己去公司,路遠皓見她這么執著也不再勉強。便自己在馬路上攔了倆車,看到丁曉上車離開后才走向喵喵。

    喵喵的臉色有些難看,因為她意識到了路遠皓對丁曉的情感。如果說以前做這些事情是看在丁曉是同學的份上,那現在事情已經結束了呢?

    “少爺,我們是不是該回南城了?”喵喵在上車后對坐在后車座上的路遠皓說。

    路遠皓一上車坐下就閉上了眼睛,他背靠在真皮車座上,抬手捏了捏眉心。“這些天你辛苦了。今年過年給你放半個月的假,外加十萬的年費。”頓了會,他又補充一句:“年假明天開始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……”這么好的福利,喵喵知道路遠皓是想堵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累,有話明天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喵喵感覺心有些冷。明明樊城這幾天溫度都在上升,可她卻覺得比下雪的時候更冷,冷得她的頭腦都差點麻木掉。

    已經是夜晚八點二十了,丁曉來到公司跟那兩個實習生做工作交接。

    做完工作交接她準備去樓下吃個飯,在下樓梯時正好碰到來上班的楠楠。楠楠手里拿著一瓶礦泉水和面包,在看到丁曉時她熱情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曉曉,你怎么來公司了?今晚上班嗎?”

    “駱總給我放了年假,我是來做工作交接的。”丁曉回答。“你晚上就吃這個嗎?”

    “沒辦法。”楠楠無奈的聳肩。“今年沒存到錢啊,也不敢跟駱總請假回家過年。還是賺點錢先,元宵節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,要對自己好一點。”說完丁曉拉起她的手,“走吧,我請你去馬路對面吃牛肉面。”

    明明自己也窮的要死,但不知為何,在這個時候,丁曉特別想豪爽一次。就當……慶祝丁鐺被找到了。

    兩人走到馬路對面的牛肉拉面館靠窗坐下,在等待上面的時間楠楠跟丁曉說公司近日的情況。

    楠楠覺得這兩個實習生要是過年都留在公司上班的話,明年一到,駱總肯定回讓她倆轉正,到時候丁曉主播這個位置就難保了。

    “駱總說了,明年主播這個職業工資能漲到五千一月呢。丁曉,你覺得自己有把握穩住位置嗎?”楠楠問。

    “明年不是會開兩個新頻道嗎?到時候說不定還得招人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的準呢。”楠楠無奈的搖了搖頭,好一會似乎又想到了什么。“章曼曼自離開公司就沒有跟我聊過天了。雖然說我跟她關系一般吧,但是她沒啥朋友嘴又碎,沒事總會給我打個電話八卦一下。她有跟你聯系嗎?”

    楠楠這么一說丁曉似乎想起來了。她拿出手機翻到短信,“她上次跟我說要離開這個城市了,之后就再也沒說過話。你這么一提我才想起來,我給她打個電話吧。”說著丁曉就點開通訊錄撥打章曼曼的電話,卻是已關機。

    難道她不要這個號碼了?丁曉跟楠楠對視一眼,牛肉面正好端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先吃面吧,一會不還得上班嗎?”丁曉假意一笑,心里卻有些復雜。她吃了兩口面又拿出手機看了眼,感覺總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安,她也就給寧白打了個電話。寧白在電話里說丁鐺已經吃完飯睡下了,讓她放心。

    丁曉表示一會就回去了,她跟丁鐺睡一起,寧白就睡她的房間。寧白想了想,答應。

    在丁曉回去后他借口有事出去一會,丁曉沒多想,就給寧白留了把鑰匙,鎖上門便去了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寧白兜好鑰匙離開小區,徑直去往第一人民醫院。

    他要去找夏蘿青,找她算賬。
江西时时倒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