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點化江湖 > 第126章 致命的危機

第126章 致命的危機

    “是他殺害了我的父親,霸占了我的母親,后來我母親不堪凌辱懸梁自盡,若不是我在遠方學藝的哥哥水牛及時回家,他也許早就將我也賣到青樓去了!”宋雪茹悲憤的控訴道,“他還多次對我動手動腳,若非我以死相逼,又迫于我水牛哥的武功,我早就被那畜生糟蹋了!”

    蘇劍一邊聽著,一邊連連皺眉,宋雪茹的遭遇,看來比他有過之無不及。

    他也許永遠無法體會到,女孩子在遭遇家庭巨變和羞辱后。

    所產生的那種恐懼和痛苦心情,是要遠遠勝過男孩子的。

    “你水牛哥并不知道這件事?”蘇劍試探著問道。

    如果水牛果然是宋雪茹說得那種人,知道了自己生身父母的遭遇,一定會去找宋良拼命的。

    “我沒敢將實情告訴他,”宋雪茹螓首微搖道,“宋良乃是一方惡霸,與官府都有勾結。他的武功雖然不及我哥,但他卻有許多別的法子對付我哥。一旦我哥知道了真相找他拼命,我敢肯定:先死的那個人一定就是我哥!”

    “即便我哥沒找他的麻煩,他也已經在開始算計我哥了,”宋雪茹無奈的說道,“我哥本來并無賭博的惡習,可是受了他的引誘,現在已經深陷泥潭,他的脾氣越來越暴躁,對我也越來越壞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宋雪茹的話音還未落地,這間茅屋的小柴門便被人一腳大力蹬飛,從外面閃身進來一名壯如牛犢般的青年!

    “好啊宋雪茹!想不到你吃里爬外,不幫助你哥,卻將這死鬼偷偷藏起來了,你以為我水牛真的那么笨,會找不到你們嗎?”那強壯青年虎背熊腰,小麥色的皮膚閃爍著淡金色的光澤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肌肉虬結猶如鐵塊般堅硬,一看就練過鐵布衫之類的武功!

    他一見宋雪茹,就橫眉立目的嚷嚷起來。

    “哥!你一直都很善良,否則也不會答應我救這位大俠了,”宋雪茹對于水牛的叫罵并未生氣,而是苦口婆心的勸說道,“你也不要再賭了,那是宋良的圈套,他就是要你墮落,好讓咱家徹底毀了!”

    “小妮子你懂個屁?對繼父他老人家一點兒都不尊敬,”水牛罵道,“我今天輸的銀子,全都是繼父幫我還上的。你不但不懂得感激,還在背地里說他老人家的壞話?真是該打!”

    “不過我現在沒時間跟你理論,這小子值錢得很,有人出高價要買他,你最好乖乖的呆在一邊,不要多管閑事!否則我就對你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水牛威脅完宋雪茹,就猛的踏前一步,伸出蒲扇般大小的手掌來抓蘇劍!

    “水牛哥!不行!你不能帶他走!求求你了!”宋雪茹撲過來死死抱住水牛的一條腿,就是不肯松開!

    “小妮子!你真是氣死老子了!”水牛大怒,他一把揪住宋雪茹的滿頭秀發。

    將她像拎小雞一樣提了起來,一個大嘴巴狠狠抽向那張如花似玉的俏臉。

    若不氣急,水牛很少打宋雪茹的臉,否則被他的鐵掌大力一扇,后果簡直不堪設想!

    “住手!放開她!”忽然有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,那聲音雖低,竟仿佛充滿了某種魔力。

    使得水牛高高揚起的鐵掌,一下子就凝固在了空中!

    “你在跟誰說話?”水牛也有些詫異,這看起來虛弱不堪的年輕人,竟然敢對他如此說話?

    “當然是在和你說話,你這頭蠢牛!”蘇劍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啊!好小子!你也不打聽打聽?整個金烏鎮,有誰敢罵老子是蠢牛?”水牛牛眼圓睜大吼道。

    他說得的確是實情,雖然他欠了賭場很多賭債。

    可就連賭場老板也是對他客客氣氣的,從來也不催要賭債。

    因為別人很了解水牛的脾氣,你越是不找他討要,他便越覺得理虧。

    再見到你時,也便是和和氣氣低眉順眼的,而且還會更加努力的干活,爭取早些還上賭債!

    “你很厲害嗎?”蘇劍冷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水牛也不回答,他先將宋雪茹扔到一邊,然后一掌就拍在那扇倒了的門板上。

    鐵掌落處,那處木板應聲變成了齏粉!

    宋雪茹的臉色立刻變成了慘白色。

    “那扇門板又沒招惹你,你為何要將他拍碎?”蘇劍卻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!你特么的總惹老子了吧?老子就將你的腦袋拍碎,反正那人已經說了,無論你是死是活都是一個價!”水牛暴跳如雷,跳起來一招五雷轟頂。

    鐵掌席卷起呼嘯的罡風,大力朝著蘇劍的腦袋拍了下來。

    宋雪茹已經不忍再看,嬌呼一聲扭過頭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蘇劍重傷未愈,而且又已經三天都沒有吃東西了,怎么可能有力氣和別人動手?

    然而水牛一掌拍下去,那個本來傷體沉重的年輕人,卻忽然就巧妙地避開了他的掌風!

    緊接著就聽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水牛的臉上已經重重的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他魁偉的身軀,便被整個的扇飛了出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茅屋搖搖欲墜,差一點兒就被水牛撞得倒塌下去!

    水牛一骨碌從地上站起來,他捂著火辣辣的臉頰吃驚的盯著蘇劍。

    對方究竟是怎么將他扇飛的?他連看都沒有看清。

    宋雪茹也一怔,她的驚訝更甚于水牛,但更多的還是驚喜!

    她總算沒有看錯蘇劍!

    “你剛才那一掌是在拍蚊子嗎?用的力氣太小了,”蘇劍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莫狂!老子這就送你上西天!”水牛怒吼一聲,他飛起一腳直掃蘇劍左肋!

    他知道那里正是蘇劍致命的劍傷之處,只要被他的旋風腳掃中,就絕無生還之理!

    水牛雖是在別的方面反映遲鈍一些,但對于武功,悟性卻極高,他很了解該怎么對付強敵!

    這一腳威力巨大!能夠開碑裂石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:他這一招,已經將蘇劍所有的退路封死,除非蘇劍與他硬撼,否則根本就沒有別的選擇!

    “大俠小心!”宋雪茹的芳心,再一次懸了起來,她還一次都沒見哥哥敗過。

    因為她也很清楚,哥哥在武學上頗有天賦!

    然而就聽“咚”的一聲悶響,本來是水牛先橫掃過來的一腿,卻不知怎的?反而先被蘇劍的腳狠狠踢中了襠部!

    就算是練過鐵布衫,也絕沒有人,能將襠部練得堅硬如鐵的,這地方始終是男人的脆弱之處!

    水牛當時就痛叫一聲,身子大蝦一樣拱了起來,跪在地上哼哼著shen y不止!

    “你走吧!回去告訴要買我的那個人,讓他洗干凈脖子等著,因為我隨時都會割下他項上人頭!”蘇劍大聲道。

    他的傷口其實很痛,更因為可怕的饑餓,令他眼前有些發黑,心臟也跳得飛快!

    對付水牛這樣的壯漢,并非一件容易的事!

    但他不這樣說,躲在外面的那個人就很可能會沖進來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狀態,根本沒有把握戰勝那個人!

    他這句話一說出口,躲在屋外的人,果然就悄無聲息,灰溜溜的逃走了!22

江西时时倒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