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該死的仵作 > 第464章

第464章

    只見他走到u tuan上坐下,翻一翻這里,看一看那里,忙的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巧了,就在他東看西看的時候,他突然看到有一個地方不對。

    就在u tuan正前方有一張桌子,桌子的底面,似乎凸出來了一點。

    當他走到桌子邊上摸了一下,果然如此,底面并非平整光滑。

    “小蘇,幫忙。”小蘇和宋勉合力把桌子給翻了過來。

    這一下,看的清清,這個桌子,下面有一個暗格。

    宋勉所看到的的凸起,是因為暗格的蓋板沒有蓋好,凸出來了一點。

    想來,是因為住持幾日前離去的匆忙,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。

    不過可惜,雖然發現了暗格,可是暗格中空空如也,并無任何東西。

    三人對這樣的結果也并不意外,畢竟,若是走的時候都不帶走,那暗格里的東西應該也是沒有價值的東西。

    從桌子擺放位置的角度來看,暗格中的東西對于住持來說應該非常重要,若不然他不會特意放在自己的眼前。

    想了想,狄仁杰便吩咐人去把暉月喊了過來。

    暉月的房間就在隔壁,只是說話的功夫,他就被人帶了過來。

    狄仁杰一指桌子,輕聲問道:“我想,你應該知道里面有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雖然暉月仍是不言不語,狄仁杰卻并不著急,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:“自從你們師兄弟被捉拿之后,并州衙門上上下下的人都等著我對你們用刑。

    就連刺史大人都說過,若是你們還這么頑固、軟抵抗,不妨用刑。

    你可知道我為什么沒有用刑?”

    暉月自然不可能回答他的問題。

    當然,狄仁杰也不許暉月回答。

    自問自答一般的說道:“因為我相信你是有良知的人。

    在我與你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我記得很清楚,你在說只化緣不收錢的時候,臉上的表情很真摯,你并不在意我拿出來的錢。

    不是因為我拿的錢不多,而是你根本就不想要錢。

    你想要的就是食物而已。

    我相信,你和他們不同。

    所以,我一直不愿意對你用刑。

    不過,這件案子時間已經拖的太久了,如果你還是不開口的話,我也只能對你的師兄弟們用刑。我想,總會有一個人承受不住說出真相來的。”

    本來低著頭的暉月,在狄仁杰說完話之后,突然抬起了頭。

    兩個人就那么對視了一眼,暉月終于開口說道:“參軍能否保證我的師兄弟們性命無憂。”

    從狄仁杰現在了解的情況,暉月和他的師兄弟們雖然犯了一些錯誤,可是并無人命官司在身。他們所做的,不過是些助紂為虐以及故弄玄虛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種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。

    硬要是往大里面說,可以說他們妖言惑眾。往小里說,也就是一頓板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,整件事情背后的主謀乃是已經潛逃了的住持。所以,狄仁杰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暉月的要求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暉月仿佛放下了心頭的一顆重石,開始回答狄仁杰的問題。

    聽暉月說完,狄仁杰這才知道。

    原來暉月和他的那幾個師兄弟并不是真正的僧人。

    事實上,他們幾個人,乃是府兵的后人。

    他們每一個人的父輩都是在邊疆戰事殺過賊寇的漢子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為世道變了,府兵的地位變得卑微,他們也不會離開邊疆。

    可是離開邊疆之后,他們才發現只會打仗卻沒有一技傍身的他們在花花世界中更為不適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幾個人便找了一個小小村子落腳,當起了普普通通的農民。

    再到后來,一場大旱讓他們顆粒無收。

    恰巧那時候白馬寺的老住持路過那個小村子,救了他們,也救了村子里的百姓。

    如此機緣湊巧之后,暉月便和師兄弟們一起,跟在了住持的身邊。

    一來為了報答住持的恩情,二來也是為了吃飽飯。

    “想來,你們是府兵后人出身,應該是連公憑都沒有的吧。”狄仁杰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參軍說的是,若是有公憑,我們還能走一走募兵的路。可是什么都沒有,我們……”

    暉月說的確實也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當今的環境下,府兵確實是沒有什么出路。

    這幾個人沒有落草為寇,已經算是好事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種事情也不是他一個小小的法曹參軍就能解決的。

    所以只是想了一下之后,狄仁杰便問起住持的事情來。

    不過可惜,暉月雖然跟在住持身邊一年有余,對于住持的事情卻不甚了解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住持法號懷素,還曾經在大慈恩寺中聽玄奘法師講經說法。至于別的事情,他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包括那個死去的孩子,他也只是無意中聽懷素說了一聲那是他的孫兒。

    “他是哪的人也不知道嗎?”

    對于這個問題,暉月也不知道,只能說住持說話有長安口音。

    狄仁杰也不氣餒,繼續問道:“住持他平日可有破戒?”

    暉月搖了搖頭,住持平日吃飯都在寺中和大家一起吃,并無破戒的時候。

    這就有些奇怪了,一個不貪戀口腹之欲的老僧,會講經說法,而且還曾經聽玄奘法師講經,這樣的一個人,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。

    就在狄仁杰皺眉不語的時候,一直在一旁自娛自樂的宋勉忽然問道:“你說他曾經聽玄奘講經,你可知道大慈恩寺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長安名寺。”暉月不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,大慈恩寺是長安名寺不假。可是還有一點,大慈恩寺是玄奘法師譯經之地。”

    暉月一臉不解,他哪里知道這里面有什么區別。

    別說是他,就連狄仁杰都不甚清楚。

    宋勉輕咳了一聲,賣弄一般的說道:“玄奘法師在長安有多處譯經的寺廟,大慈恩寺便是其中之一。我曾經聽人說過,能再大慈恩寺聽玄奘法師講經的人,都是精通佛法之輩。

    而且不光精通佛法,必須熟知梵文。因為他們,不僅僅是聽玄奘法師講經,還要協助共同翻譯他西行帶回來的經文。”

江西时时倒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