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噬星魔劫 > 第414章 幼時仇怨

第414章 幼時仇怨

    因為他身上沒那么多現金,連一半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弈哥,你先練著,我只帶了這一千六百元,這就去取錢。”

    牛兵無奈的先將那一千六百元錢取出來,隨之喝掉剩余的酒。

    而后他就拿著沒有現金只有幾張卡片的錢包,向不遠處的銀行取款機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的,你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云弈并不擔心他會出什么意外,卻也還是簡單的回應了這么一句,隨之也將剩下的酒一口喝掉,而后按陳師傅的要求去練習抓黑魚。

    由于當初調查陳師傅的武道大師身份,云弈卻是有仔細了解過關于黑魚的各種資料,也曾經練習過抓黑魚,只是以前沒有陳師傅這樣的要求而已,現在倒是派上了用場。

    其它的且不多說,由于牛兵和云弈都喝了有五兩糊涂仙,雖然還沒到他們的量,但頭腦都已經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再加上又是大夏天的晚上,身上更是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就他們現在這樣子,牛兵剛才不但已經給了陳師傅一千六百元錢,讓他人看在眼里,絕對就是實實在在的糊涂蟲,連被人宰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然而,現在的時間又已經將近十二點,雖然天氣好,滿天都是星星,但這夜宵古街人流量依然很大,其中難免混雜一些熱愛夜生活的黑幫混子。

    甚至于,還會有些黑幫高手出沒。

    畢竟現在這社會,在白天,黑幫混子是沒處混的,也只有晚上才適合他們活動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由這等人群組合而成的團伙,自然就被冠上了‘黑幫’這樣的稱呼。

    “那個不是黃天狼的堂哥‘牛兵’嘛,他怎么會和那小子一起吃烤魚?”

    不遠處一個露天燒烤攤上,一個戴著墨鏡的白背芯壯漢見牛兵去取款機那,卻是突然扔出了這么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與他一起的有好幾個人,他們都染著各種顏色的頭發,再加上各種不正規發型,都給人一種不正當人士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是城東打雜電腦科技的老板‘云弈’,聽說牛兵這一年多找他修了幾次電腦,今天牛兵又找他接網線修天花板,可能是他們兩接觸多了感情也變深了。

    對了,聽天狼說,這云弈還是網絡小說作者,只是現在還沒什么名氣。

    另外,這云弈還是我的小學同學,聽說他也只是上了初中就出來混社會了,卻沒想到他居然能混成個現代化技能打雜全能手。

    要不是小時候我們就經常干架,還真有些佩服他。

    看我手上這條疤,這就是我十歲的時候,在小學邊的小竹林里被他弄的。

    別看他長得那斯文樣兒,干起架來特狠,對自己也比較狠。

    記得十一歲那年夏天,還是在那小竹林里,我找了兩個同學準備一起揍他報仇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卻硬是一挑三不服軟,他爬在竹桿上像猴子似的,結果我們三個都被他揍成了豬頭。

    直到上初二,我們都長大個了很多,差不多都比他高一個頭,我以為可以報仇了,但又擔心失手。

    所以我們幾個在他手上吃過虧的同學,便一起嗦使了一個同學和他干了一架。

    結果那家伙再次發狂,那個出手的同學根本沒有還手之力,一會兒就滿頭包,以前的那種鐵皮三輪車的鐵皮殼都凸了好幾塊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我就知道打架不能只靠身體,最主要還是腦子,很少再親自出手打架。

    要打架,也首要保護好腦袋,千萬不能被人打傻打蒙掉。”

    這家伙的確是云弈的同學,他叫‘徐濤’,如今是本縣城一個混混團隊的小頭目,同樣在黃天虎的手下做事。

    他取了個黑道名字叫‘黃天狐’,在他們這個團體里,顯然是點子比較多的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他才毫不避諱將自己小時候的一些污點都說了出來,為的就是拉攏人心。

    而他這么做的效果,也的確是非常顯注的,沒一個人會因為以前的那點小事而看輕他。

    因為在場的好幾個混子,都想趁今天這機會在云弈身上撈點好處,可在聽得他說的這些往事后,卻是都不敢再輕舉妄動了。

    徐濤看著在場的幾個混混眼中都有股躍躍欲試的感覺,心中的那股被壓抑了好久的怒火卻是也隨之漫延了開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這時,他的手機又突然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兄弟們,虎哥來電話了,大家都靜一下。”

    取出手機見是黃天虎打來的,徐濤立即出言提醒,隨之按下接通鍵。

    “天狐,天狼和天豹都要退出了,你們找機會好好收拾他們一頓,看下他們有沒亂說什么的可能。

    對了,他們傍晚本來是打算誆城東那個云弈一筆錢的,卻沒想到云弈是個狠角色,天豹的雙腳都被他打殘了,你們以后多注意云弈,這筆賬還得從他身上要回來。

    就這樣,你們繼續玩兒吧。”

    都沒等徐濤說上一句話,黃天虎話聲一落就掛掉電話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他是經常這樣的,否則黃天狐不會那么小心。

    因為一旦不小心聽漏掉某些事情,那是很可能丟掉小命的。

    “機不可失,失不再來。

    要是今天不動手,怕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逮到這樣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收好手機后,徐濤很快在心中下定決心,隨后將周邊的兄弟們都聚攏道:“虎哥有任務下來了,今天我們得從云弈手里要筆賬。

    傍晚的時候天豹和天狼栽在了云弈的手里,天豹的雙腳被打殘,不得不退出了。

    就這樣的情況,大家看我們該向云弈要多少才能令虎哥滿意?

    當然了,最主要的還是要能夠順利拿到手,否則都是空話。”

    這事情黃天虎沒直接下令,他又不便直接下決定,卻是將這問題推給大家了。

    “天狐哥,依我看,要么打殘他雙手雙腳,要么向他要二十萬現金。

    相對來說,拿二十萬現金更合我們的意,但更難達到目的。”

    這家伙像貌一般,臉上還有條刀疤,身材倒是和牛兵有得比,是黃天狐的得力助手,叫黃大狐。

    “大狐哥說得太對了,那牛兵正在取錢。聽說他負傷退役后,國家補了他九十萬退役療養金。

    就現在這情況,如若我們能控制住云弈,一定可以逼迫牛兵給他代付。

    畢竟他的錢不是自己慢慢賺的,付錢沒多少感覺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,不會吃個夜宵就花四千,看樣子他這是在給云弈支付學做烤魚的拜師費,只是換了一種付學費的方式而已。”

    由于牛兵喝了酒,現在頭腦還有點迷糊,之前又有人在那臺取款機上取錢,直到現在才剛剛輪到他。

    “那就這么辦,大狐,你帶個兄弟去拖住牛兵,二狗快去把夜貓叫來,其他兄弟和我一起去抓云弈。”

    為了趕時間,徐濤很快打定了主意,簡單安排了一下便首先向正在抓魚的云弈走去。

    現在正是午夜時分,雖然夜攤街上還有很多人,但除了攤販,那些熱愛夜生活的人心中都充滿著各種幻想,不少人都是混子,只是大多都還沒混上道而已。

    因此,徐濤等一眾人的行動并沒引起多少人的注意,很快云弈便被徐濤等一眾包圍。

    “陳師傅,您的這些魚都已經賣給他了吧,那就收攤回家吧,免得受到不必要的傷害。

    這云弈與我有舊仇,今天好不容易讓我逮到這個機會,可不能錯過了。”

    隨徐濤過來的五個混子將云弈包圍后,徐濤卻是準備先支開陳師傅了,畢竟他們也不想節外生枝。

    雖說陳師傅在外人看起來只是個烤魚的,但看他身強體壯的樣子,要是真惹毛他,也至少得要兩個人應對。

    也因為有陳師傅在場,云弈也不想讓這事情傷害到無辜,更不想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所以也并沒有立即出手。

    “師父,您先收攤回家吧,有空我再找您學做烤魚。

    他是我同村的小學同學,以前的確有仇,但也只是小學時期的小打小鬧,沒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在云弈練習抓黑魚的時候,陳師傅已經幫他打通了武道奇經八脈,令他掌握了抓魚手法,實力明顯有所提升,云弈倒是真想試下現在的戰斗力。

    也就在他說話間,雙眼正在觀察牛兵那邊的情況。

    只見那黃大狐帶著個粗壯猛男向牛兵走去,人都還沒到,黃大狐便開口道:“兵哥,喝了不少酒哇,先坐會兒再取錢吧,免得弄錯了。”

    牛兵之前的確因為喝了酒有些迷糊,但已經過了這么一陣,再加上體內有那股內勁消耗酒力,現在已經完全清醒。

    當見得黃大狐走過來時,牛兵便向云弈那邊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大狐,我勸你們不要輕舉妄動,否則后果自負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牛兵卻是還在取錢,當他話聲落下時,取款機里便先后吐出來了五千元百元大鈔,隨之一把抓起塞進褲袋里,而后將銀行卡給退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也沒想要做什么,只是我們天狐哥和云弈從小就結了仇,今天既然遇上,正好結算一下以前的仇怨。

    我也勸你不要輕易動手動腳,真想幫他的話,倒是也可以用錢解決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,我們難免會將他四肢弄殘。”

    黃天狐等也不想輕易出手,卻也有出手的打算,只是能在不出手的情況下拿到錢,那是最好的結果。
江西时时倒闭